当前位置:梦未逝>其他类型>九零之兽语者[刑侦]> 第 48 章 卷宗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 48 章 卷宗(1 / 3)

煤灰这回表现得特别乖巧。

它一进屋就老老实实趴在客厅中央的地毯上,似乎知道不要打扰夏木繁办事。

顾少歧坐回沙发时,煤灰蹭到他脚边,悄悄抬起爪子在那双深蓝色棉拖鞋上碰了碰,看顾少歧并没有拒绝,便放心大胆地开始刮擦。

听到顾少歧说走吧,煤灰毫不犹豫站起来,先蹦到茶几,再窜到夏木繁肩头。

夏木繁拍了拍它毛绒绒的爪子:“煤灰,我们回去吧。”

煤灰喵呜两声以示回应。

【回去回去。】

【乌龟有什么好看的,蠢得很。】

【顾法医有点难过?】

煤灰很聪明,听夏木繁叫顾少歧顾法医,它也有样学样,开始叫起顾法医来。至于法医是什么,它完全不明白。

猫对人类的情绪感知通过嗅觉完成,一闻便知顾少歧不太开心。

夏木繁看着径直走向玄关换鞋的顾少歧。

他个子很高,穿一件白衬衫、黑色裤子,看着清瘦而挺拔。可是他的行动间却似乎被什么拖住,显得有些慢吞吞的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子的顾少歧让夏木繁胸口有些发闷。

或许,是同情吧?

夏木繁把失踪的妈妈找了回来,又有煤灰作伴。对比一下,顾少歧就惨多了。他亲人骤然离世,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,他的身边只有一种傻乎乎的草龟。

回到刑侦大队,夏木繁与顾少歧、周炜挥手作别,悄声对煤灰说:“你没事就陪陪顾法医吧。”

煤灰一听急了。

【夏夏,我是你的猫!】

【你怎么能让我去陪别人?】

夏木繁又好气又好笑,点了点煤灰的鼻子:“你不是没事就去他那里晒太阳吗?”

煤灰舔了舔她指尖,讨好地龇了龇牙。

【那不一样!】

【我自己想去,和你让我去,怎么能一样?】

还别说,煤灰这智商真比一般人都强。

它自己去找别人玩没问题,但如果主人让它去,那就说明主人不在乎它,想把它推给别人。

对于煤灰而言,这是“抛弃”的前奏。

夏木繁道:“你当然是我的,我也永远不会抛弃你。只是看顾法医一个人可怜,所以派个任务给你。”

煤灰的脸色立马阴转晴。

【这是任务?那行。】

【任务有没有奖励?】

夏木繁点点头:“当然有。如果表现好,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。”

煤灰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,琢磨着要提个什么条件才好。

【一言为定!】

【不许骗猫。】

得到夏木繁首肯之后,煤灰跳下夏木繁肩头,窜进走廊,一下就没了猫影。

夏木繁推开重案七组办公室的门。

冯晓玉一看到她便迫不及待地问:“怎么

样?顾法医那里提供了什么新线索?”

夏木繁摊开手:“顾法医养了只草龟,案发时这只草龟的确在现场。只可惜草龟没有声带,最多鼻孔呼吸能够发出点声响,根本没办法说话。”

想到离开时周炜那张忍笑忍到快要抽搐的脸,夏木繁便觉得有些无语。估计周炜打死也不会相信,自己能听到草龟小墨的心声吧?

冯晓玉跺了跺脚:“你还有心情开玩笑!就算草龟有声带,难道能说出人话来?我还以为你真是去找线索的,没想到……”

龚卫国摇了摇头,声音里带着一丝同情:“完了,看来顾法医又要难过失眠好几天。”

夏木繁看向龚卫国:“失眠?”

龚卫国叹了一口气:“你来咱们刑侦大队时间不长,很多顾法医的事情还不清楚。一开始岳队带我们重启旧案,会把顾法医请来一起复盘。可是一次次回顾温习,一次次劳而无功之,大家都有些焦虑烦躁。顾法医表面上看着像没事人一样,还安慰我们不要着急,其实他心理压力最大。听卫生院的小护士说,顾法医要开安眠药才睡得着觉。”

夏木繁皱起了眉毛,父母遇害这件事对顾少歧的伤害之大,恐怕超出她的想象。

她虽经历年幼时母亲失踪,但一来小孩子恢复快,二来她心大,有脾气就发,不像顾少歧那样闷在心里,三来她还有村里猫猫狗狗陪着,因此心理还算健康。

可是顾少歧这样的……想到今天他目光由明亮转为黯淡,最后送自己回来时那略显沉重的步伐,夏木繁皱了皱眉:“那我们这次重启旧案就尽量不惊动顾法医。”

冯晓玉重重点头:“行,那我们开始吧?”

龚卫国推出一块移动白板,拿出蓝色马克笔,在上面写下“10·18大案”几个大字。

虞敬与孙羡兵刚刚把车送去保养,还没喘匀一口气又要开会,忙举手示意:“等一下等一下,我俩喝口水先。”

龚卫国表情严肃地说:“没事,边喝水边听,不耽误事儿。你俩以前没参与过10·18大案的侦查,还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,我和晓玉先把要点和你们说说。”

虞敬与孙羡兵在车上听了一个大概,但对很多细节并不清楚,更提不出什么建议,便点头道:“好,那你们先说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